第三章,商品交换的实际比例取决于对异种劳动的估价和对商品的需求迫切程度等主观因素(续)

  3-1,商品的交换比例是在一个谈判过程中得到确定的

  3-2,人类主观因素决定具体交换比例

  3-3,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商品的交换价值、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价值和价格的关系

  3-4,“供求平衡点”无法成为计算价值的基准点,因为存在无数个“供求平衡点”

  3-5,商品价值随供求关系变化而变化

  3-6,不给出确定异种劳动换算比例的具体原则和方法,导致劳动价值论解释的随意性

  3-3,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商品的交换价值和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

  在实际生活中,“等价交换”这一概念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因为人们都认为只有价值相等的东西才能相互交换。

  政治经济学认为商品的交换价值只有一个内容:生产商品时消耗的劳动价值,即消耗的活劳动和物化劳动的价值之和;因此,商品的交换价值恰好等于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随后便用“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代替“商品的交换价值”,并简称“价值”;“商品按照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被简称为“等价交换”。

  但是,“劳动价值相等”这一“等价交换”和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说的“等价交换”是完全不同的。

  人们通常所说的“等价交换”是“商品按照交换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这不是、也不能用来证明“商品按照生产中耗费的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

  前面的分析表明,即使商品生产中不涉及资本,确定商品的交换比例也要涉及到非劳动因素,例如人的主观判断、商品的供求关系等,而且商品的价值本身是在交换过程中得到确定的,因此,不能认为商品的交换价值只有一个内容——生产这一商品所消耗的劳动价值,也不能认为商品的交换价值总是等于生产中耗费的劳动价值。

  交换价值和劳动价值之间的区别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点:

  1,商品按照交换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

  2,因为商品的交换价值和商品生产时凝聚的劳动价值是两回事,所以商品的交换价值并不总是恰好等于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

  3,机器等物化劳动可以代替人类劳动(见本书第七章),所以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并不恰好等于生产商品时凝聚的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

  4,因此,可以相互交换的商品中包含的人类劳动价值不一定相等(参见下图)。

  

商品A:  |――――a――――|――b-―|――――c――――|

商品B:  |―a―|――――――b-―――――|―――c―――|

  

图3-1,交换价值和劳动价值之间的关系

  线段总长度为商品的交换价值,A、B两种商品可以相互交换,因此交换价值相等。

  其中:a=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b=非人类劳动(动物和机器等物化劳动的劳动)创造的价值,c=交换价值的其它组成部分,例如资源稀缺性因素(对“供求平衡”的分析见本章3-4节)。

  商品A为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在总交换价值中,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比例较高,而商品B为资本密集型产品,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比例较低。

  (商品生产中耗费的原料、机器等物化劳动的价值以及人类劳动力本身的价值,也是由以上三部分组成的,已经分别包括在a、b和c中了)。

  

  交换价值中的资源稀缺性因素(上式中的c),只有在商品生产中没有使用具有稀缺性的资源、或者使用的资源相对于需求来说供应非常充沛时,才会等于0。例如只使用空气或海水作原料,并且只使用供应远远大于需求的普通体力劳动者,才有c=0。

  交换价值中存在稀缺性因素,是因为商品生产使用了具有稀缺性的资源后,这一商品本身也具有了某种稀缺性。为了获得这种具有一定稀缺性的商品,需求者们必须相互竞争,只有付出代价(其它具有交换价值的商品,或者货币)较大者可以获得。显然,商品的稀缺程度越大、或者需求越大,交换价值中稀缺性因素部分c也越大。

  政治经济学在说“交换价值等于劳动价值”时,实际上有一个未加说明的假设:“商品生产所使用的资源和需求相比,供应是无限的”。然而这一假设和绝大部分商品的实际情况不符,或者说,这一假设只能在人类历史的早期、人口稀少、资源丰富、商品非常简单时能够成立。

  总之,我们在使用或者接触“商品价值”这一概念时,必须首先明确它的具体含义,它是指“商品的交换价值”,还是指“商品生产中耗费的劳动价值”。

  “价值”的本来意义是人类对某种事物的主观判断的结果。这种结果是因人因时而异的。例如,有些人觉得某本书很有价值,另外一个人则认为没有价值,有的时候还会加上一个形容词,说“没有丝毫价值”;但是过一段时间,同一个人可能又会改变思想,觉得这本书“非常有价值”。

  在现代经济学中,“价值”仍然被用来表述人们对某种事物的主观判断结果。但这一概念在现代经济学中很少被使用,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无法定量测算人类的主观行为。现代经济学直接使用“价格”,显然不仅仅因为它是实际经济生活中的重要参数,而且因为它可以被精确的测量和计算。

  如果说“商品按照交换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那么交换价值(简称“价值”)和价格之间是什么关系呢?笔者认为可以概括如下:

  价值是人们头脑里(观念化)的价格,价格是物质化了的价值;

  价值是模糊的价格(一个数值范围),价格是精确的价值(一个确定的数值)。

返回本章目录

  3-4,“供求平衡点”无法成为计算价值的基准点,因为存在无数个“供求平衡点”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以上所列举的三个非劳动影响因素:需求的迫切程度、谈判能力的差异和供求情况,都可以归结为供求关系对交换比例的影响。而在供求平衡时,两种可以互相交换的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必然相等。

  这一观点的前提是:供求平衡点只有一个,而且是唯一的。这个唯一的平衡点,就象温度零度一样,可以作为计算商品价值的绝对参考点。

  但是,对于生产中使用了具有稀缺性资源的商品来说,供求平衡点并非只有一个,而是有无数个(未使用稀缺性资源生产的商品也有无数个供求平衡点,但是每个点对应的价格相同)。

  我们假设海狸和鹿的交换比例是1:2时,供求平衡;当市场对海狸的需求增加以后,由于海狸的繁殖和生长速度是恒定的,即使渔夫们加倍努力,捕获量有所提高,但是仍然不能满足全部需求。于是,一部分迫切需要海狸的人愿意用较多的鹿来交换,海狸的交换比例提高,例如提高到1:3(一头海狸交换三头鹿),那些不怎么迫切需要海狸的人不愿意用三头鹿交换一头海狸,便放弃对海狸的需求,结果,海狸的供应和需求以一个较高的交换比例(1:3)和较大的供应量达到新的平衡(见图3-1)(注3-1注3-2)。

图3-1

  也就是说,对应不同的需求情况,海狸和鹿在交换比例为1:2和1:3时都是供求平衡的。那么在哪一个供求平衡点上双方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是相等的呢?一头海狸包含的劳动价值是与两头鹿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相等,还是与三头鹿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相等呢?

  一根供应曲线上有无数个点,有多少种需求状态,就会有多少个供求平衡点;同样道理,一根需求曲线上有无数个点,有多少种供应状态,就会有多少个供求平衡点。所以,用供求平衡点作基准计算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显然是不可能的。

  归纳起来,即使供求平衡,商品交换也不一定遵循“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因为:

  1,异种劳动的交换比例不是客观常数,其确定受到人类主观判断的影响,所以“劳动价值”不是一种客观的度量手段;

  2,异种劳动的交换比例是在交换中确定的,所以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本身是在交换时确定下来的。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的量相等,不是商品能够交换的原因,而是商品成功交换的结果;

  3,不存在唯一的供求平衡点,所以无法排除劳动以外的因素对交换比例的影响。

------------------------

注3-1

  也许有人会以“需求没有得到全部满足”为由否认第二点为供求平衡点。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供求平衡”不是指所有潜在需求都得到满足,因为这样定义的需求量肯定是无穷大。例如,每个人都希望有一辆自己的汽车,我们不能因为对汽车的潜在需求永远不能得到全部满足,而否认在一定条件下汽车可以实现供求平衡。

  

注3-2

  “需求变化”指的是由于出现某种因素,使得人们在同样的价格下,对某种商品的需求量增大。表现在供求曲线图上就是需求曲线移动到了新的位置上(也可以画一根新的需求曲线来表示变化后的需求情况),而不是供求平衡点沿原需求曲线向需求量增大的方向移动。

  以苹果为例,价格较低时人们吃得多一点,价格较高时人们吃得少一点。例如价格为每斤3元时,每人每月平均吃4斤,价格为每斤5元时每人每月吃2斤。这形成一根需求曲线。供应曲线与之相交点即为供求平衡点。

  后来,某教授写了一篇文章,介绍说每天吃苹果可以防止癌症,这导致人们多吃苹果。结果,在同样的价格,苹果的需求量提高了一倍,价格为每斤3元时,每人每月平均吃8斤,价格为每斤5元时每人每月吃4斤。这形成一根新的需求曲线,它位于第一根需求曲线右边,供应曲线与之相交的点即为新的供求平衡点。

  绝大多数情况下需求曲线的斜率是负的(价格上升,需求下降),如果“需求增大”指的是供求平衡点沿需求曲线向需求量增大的方向移动,就会得到荒唐的结果:需求增大,反而导致价格下降。

  只有供应情况发生变化,例如在同样的价格供应量增大、供应曲线向右移动(或者说在原供应曲线的右边出现了一条新的供应曲线),供求平衡点才是沿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向价格下降、需求量增大的方向移动,这是因为供应增加,价格下降,所以需求量增大。

  政治经济学并不否认这一基本事实:价格下降,需求增大,反之亦反。马克思在谈到劳动生产率提高、产量增大时说:“一个十二小时工作日现在表现为24件商品,而不是过去的12件商品。因此要卖掉一个工作日的产品,他就需要有加倍的销路或大一倍的市场。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他的商品只有降低价格,才能获得较大的市场。”(《资本论》,第353页)。所以在讨论政治经济学中的命题时,同样可以使用供求关系曲线。

返回本章目录

  3-5,商品价值随供求关系变化而变化

  对海狸需求的增大,引起海狸和鹿的交换比例从1:2上升到1:3,如果一定要用劳动价值论来解释,也是可以的。例如可以这样解释:

  市场对海狸的需求提高以后,近海的海狸不能满足需求,部分渔夫到较远的海洋中去捕捉海狸,增加了额外的劳动(海狸是稀缺性资源);或者解释为,市场对海狸的需求提高以后,原来的渔夫忙不过来,其他行业的人改行捕杀海狸,而新渔夫熟练程度较低,劳动时间较长(熟练的渔夫是稀缺性资源)。对于全社会来说,这都意味着“生产”海狸的平均劳动量增加了,所以现在交换一头海狸需要较多的鹿,由原来的两头增加到三头。

  虽然过去一头海狸包含的劳动价值等于两头鹿包含的劳动价值,但是现在一头海狸包含的劳动价值和三头鹿包含的劳动价值相等。因此,“商品交换遵循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仍然成立,商品的价值完全由生产中耗费的劳动的价值构成。

  但是,这种解释方法意味着商品的价值是随供求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的,而不仅仅商品的价格才具有这种性质。

  显然,只有在生产商品时没有使用稀缺性资源,商品的价值才与供求关系无关,而这一先决条件只有在人类历史的早期阶段才可能存在。

  政治经济学并不考虑生产资料的稀缺性问题,这是它和客观实际存在距离的重要原因之一。

返回本章目录

  3-6,不给出确定异种劳动换算比例的具体原则和方法,导致劳动价值论解释的随意性

  异种劳动的换算比例不论是根据“习惯”决定的,还是交换双方讨价还价决定的,目前都没有人提出确定它的原则和方法,因此,不论交换比例是多少,任何人都可以认为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相等,并宣称商品交换遵循了“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

  例如,海狸和鹿的交换比例为1:2时,劳动时间相等(两天劳动交换两天劳动),我们可以说捕杀海狸的劳动和打鹿劳动一样复杂,换算比例为1:1,所以一头海狸包含的劳动价值等于两头鹿包含的劳动价值。

  当海狸和鹿的交换比例为1:3时,虽然劳动时间不相等(两天劳动交换三天劳动),但是只要认为捕杀海狸的劳动比打鹿劳动复杂1.5倍,就仍然是劳动价值相等的交换。

  因此,不论海狸和鹿按照什么比例交换(即使超出前述的可成交范围),只要相应调整两种劳动的换算比例,“商品按照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交换”就始终能够成立。

  换句话说就是:任何比例的交换,都是劳动价值相等的“等价交换”;世界上不存在劳动价值不相等的“不等价交换”。

  另一方面,当海狸和鹿按照1:2的比例进行交换时,尽管劳动时间相同(两天劳动交换两天劳动),但只要认为捕杀海狸的劳动和打鹿劳动的复杂程度不同,这一交换就不是等价交换。

  因此,任何比例的交换,都是劳动价值不相等的“不等价交换”,世界上不存在劳动价值相等的“等价交换”。

  上述分析提醒我们,不给出确定异种劳动换算比例的具体原则和方法,劳动价值论是不可能成为一门科学的。

  当代一些马克思经济学研究者,以为马克思在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的换算问题上忘记了详细分析,所以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试图完善他的论述。他们提出了各种极其复杂的数学模型,希望能够在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之间建立起一种换算关系,但是结果令人很不满意。(朱钟棣:《西方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

  也许,他们应该在建立数学模型之前先建立逻辑模型。如果他们“从问题开始的地方开始研究问题”,他们应该能够认识到:异种劳动的换算比例根本就不是常数,而是随市场情况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因此是无法预先计算出来的(根据市场情况进行预测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在计算时参照了“市场情况”,其结果仍然是“市场”的)。

  也许,他们应该怀疑的不是马克思是否疏于详细分析,而是“商品按照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这一原则本身。

返回本章目录


继续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