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商品能够长期而稳定地贵卖。利润可以来自“消费者酬谢”(续)

  5-1,商品买卖的两种情况:商品生产者之间的买卖,商品消费者向商品生产者购买商品

  5-2,商品生产者之间的买和卖源于专业化生产可以大大缩短劳动时间

  5-3,出现“贵卖”现象是因为每一次具体买卖的微观性

  5-4,每个人都能够用专业生产者那么短的时间“生产”出自己所需的任何商品

  5-5,劳动生产率越高,贵卖能力也越大。贵卖能力是社会对劳动生产率较高者的奖励

  5-6,忍欲导致货币积累

  5-7,消费者愿意向生产者支付数量超过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的货币。“消费者酬谢”

  5-8,最广大的普通劳动力出卖者,就是“只贵买商品、却不贵卖商品”的人

  5-9,获取“消费者酬谢”不是剥削

  5-10,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三种情形。只有贵卖贵买有利于双方

  5-11,生产资料也可以贵卖

  5-12,贵卖贵买的实质:买卖双方共同瓜分劳动生产率提高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5-13,贵卖价格不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5-6,忍欲导致货币积累

  贵卖能力作为社会给每一个生产者的信号,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提高劳动生产率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而人们不难发现:采用更合理的生产方式和技术、改进原有工具、添置必要的新工具,都可以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例如猎人采用新型弓箭之后,准确度和射程大大提高,打一只野鸭平均需要的实际劳动时间从10小时降低到了5小时。尽管购置新工具需要花费不少货币,但是折合成劳动时间分摊在更多的猎物上,平均每只野鸭花费的总劳动时间还是减少了,例如从原来的20小时减少到13小时。

  为了明年提高劳动生产率,人们会“忍欲”,即保留一部分货币,而不是把全部贵卖收入用于贵买他人的商品。例如上述的猎人甲尽管贵买能力比猎人丙高许多,但是他只贵买了3000元商品,把1500元储存起来,以便将来购置新的工具。

  所以,贵卖利润抵消和忍欲并无矛盾之处。贵卖利润的确可能完全抵消,但是只要忍欲,就会有一部分没有抵消,而被保留下来成为资本。我们不能因为贵卖利润存在完全抵消的可能性,就否认有人忍欲的可能性。

  下面我们讨论商品买卖的第二种情况:商品生产者向非商品生产者出售商品。

返回本章目录

  5-7,消费者愿意向生产者支付数量超过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的货币。“消费者酬谢”

  当一个人需要某种物品时,他有两种选择:自己制造,或者向别人购买。具体选择哪一个方案,取决于能否节约劳动。

  专业化和大批量生产,可以把研究技术、开发产品、勘察矿藏、开采矿石、长途运输、必不可少的大型设备等大量基础性的劳动,分摊在数量巨大的产品上,每一件产品分摊到的平均费用很低。分工、协作和使用机器等也可以大大减少生产商品所需的活劳动和物化劳动。

  假设一种彩色电视机的价格是2000元。一个普通清洁女工每月工资为400元,她只要花费五个月的劳动,就可以买回一台;而她自己制造的话,可能花费十年也不能制造出来。即使她发现每台电视机实际包含的劳动价值(活劳动和物化劳动之和)只有1800元,也不会拒绝购买。

  只有另外一家电视机厂同样的彩电价格低于2000元,人们才会拒绝购买第一家电视机厂的产品。但是,即使第二家工厂也在贵卖电视机,只要没有价格更低的同样性能的彩电,人们就不会拒绝购买它的产品。

  所以,人们会拒绝购买价格较高的商品,但是不会拒绝购买价格高于价值的商品。

  价格高于价值的部分,可以看作消费者给生产者的酬谢(简称“消费者酬谢”),因为生产者为消费者节约了大量劳动。

  如果我们作最乐观的假设,假设上述清洁女工可以用五年时间自己制造一台彩色电视机,那么,她超过电视机的价值(1800元)支付给生产者的200元,可以理解为她给电视机生产者的酬谢,因为电视机生产者使她只花费五个月的劳动就用上了彩色电视机。或者说,清洁女工多花费半个月的劳动(价值200元),却节约了四年以上的劳动时间。

  近两百年前,一位被称为托伦斯上校的人说:“有效的需求在于,消费者通过直接的或间接的交换能够和愿意付给商品的部分,大于生产它们时所耗费的资本的一切组成部分。”(《资本论》,第184页脚注27)

  如果忽略专业生产者花费的劳动比较少这一重要事实,就无法理解上校先生的话。

返回本章目录

  5-8,最广大的普通劳动力出卖者,就是“只贵买商品、却不贵卖商品”的人

  马克思说:“坚持剩余价值来源于名义上的加价或者卖者享有贵卖商品的特权这一错觉的代表者,是假定有一个只买不卖,从而只消费不生产的阶级。从我们上面达到的观点来看,即从简单流通的观点来看,还不能说明存在着这样一个阶级。”(《资本论》,第184页)。

  上一节例中的清洁女工,手下没有任何工厂,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商品,因此,她没有任何商品可以拿到市场上去贵卖,也就没有任何“贵卖利润”。

  那么,她为什么能够贵买商品?她哪里来的“贵买能力”呢?

  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贵卖”的含义。

  “贵卖”指的是商品的价格高于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但是,由于专业化和大批量生产大大减少了生产商品耗费的劳动,所以,即使价格高于价值,其绝对值仍然低于消费者少量制造所需要的成本。

  这一关系可以概括如下:

  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 < 价格 < 消费者少量制造花费的劳动的价值

  (符号“<”表示“小于”)

  也就是说:“贵卖”的“贵”只是相对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而言;但是相对消费者自己少量制造的成本,却是“便宜”的,甚至是“非常便宜”的,因为专业化和大批量生产大大降低了商品的成本。

  总之,“贵卖”不贵。

  因此,一个人即使不贵卖任何商品,也可以贵买商品。拥有贵买能力不需要以贵卖商品为前提。上述清洁女工虽然只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但是仍然有能力贵买商品。

返回本章目录

  5-9,获取“消费者酬谢”不是剥削

  消费者贵买商品时,支付的货币超过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超过部分被笔者称为“消费者酬谢”。

  如果消费者是普通劳动者,他的货币来自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如果商品的主人不是国家也不是一个集体,而是一个资本家。那么这个资本家收取普通劳动者的“消费者酬谢”是不是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另外一种形式呢?前述购买电视机的清洁女工被电视机厂的资本家赚走200元,和被她的雇主剥削200元有什么区别吗?

  尽管这两种行为在这个工人的银行存折上的表现都一样,都是减少了200元。但是在被电视机厂赚走200元的同时,这位工人得到了一台彩电,如果她自己制造的话,将花费长得多的时间,甚至根本无法制造;但是被自己的雇主剥削200元,什么也不能得到。

  因此,一个工人被商品生产者赚走200元,和被自己的雇主剥削200元,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为了节约劳动、提前享受,是为了鼓励生产者发展技术、开发新产品、进一步降低成本,以便数年后用2000元可以买到屏幕更大、功能更多、性能更好的彩电;而且他作为消费者拥有选择权,让产品最好、服务最令他满意的生产者赚这200元;而被雇主剥削200元则对这个工人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我们不能认为:不论利润来自何处,只要来自劳动创造的价值,就一定是剥削。

  “消费者酬谢”的本质是用少量的劳动,节约大量的劳动。

  如果我们连这种利润都要当作“剥削”,都要作为“资本主义的尾巴”砍掉,受到伤害的将首先是最普通的劳动人民。因为有权有势者在商品最匮乏的时候,生活水平也不会有丝毫降低。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人们为了购买偶尔供应的紧俏商品通宵排队,笔者在少年时代,常为购买定量供应的豆腐和砂糖等从早晨排队一直排到下午,然而无产阶级的“旗手”们此时却正在享受着包括好莱坞最新影片在内的进口奢侈品。

返回本章目录

  5-10,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三种情形。只有贵卖贵买有利于双方

  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有以下三种可能性:

  1,生产者贵卖商品,价格高于商品包含的劳动价值。而消费者拒绝贵买,宁可自己花费大量劳动少量制造,自给自足;

  2,消费者通过政治或者暴力手段,强迫生产者“等价交换”,即价格等于商品中包含的劳动价值。

  3,生产者贵卖商品,消费者贵买商品。生产者得到“消费者酬谢”,消费者则可以节约大量劳动。

  显然,第一种情况不利于消费者,一个非专业生产者少量制造需要花费大量的劳动,自己制造所需物品将大大减少一生中可以享受的使用价值的总量,使生活水平大大下降。

  第二种情况不利于生产者,但对消费者最有利。

  但是,既然消费者有力量迫使生产者放弃消费者酬谢,那么也有力量迫使企业停止剥削雇工的剩余价值。消费者的主要成员是普通的劳动力出卖者,他们提出这种要求是理所当然的。

  由于商品生产者没有利润,失去继续生产的积极性,不仅不再有新产品问世,而且老产品也逐渐供不应求。消费者为了得到自己所需的商品,不得不采取非市场化的手段,例如托人找关系开后门、通宵排队等等,尽管节省了货币,但是花费的“劳动”并不少,甚至还要低三下四,赔上尊严。中国曾经风行以抓阄决定谁有权购买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家具等商品,对于绝大多数运气不好的人来说,推迟消费实际上是浪费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第二种情况最终也是不利于消费者的。

  第三种情况则对双方都有利。生产者为了得到消费者酬谢,努力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则可以选择最令自己满意的商品,把消费者酬谢支付给这些商品的生产者。

返回本章目录

  5-11,生产资料也可以贵卖

  《资本论》举了一个生产和出售生产资料的例子。

  棉纱厂用棉花纺纱,平均每10磅棉纱的成本构成如下(“先令”为一种货币的名称):

  10先令棉花+2先令设备折旧+3先令工人劳动的价值=15先令棉纱

  (《资本论》,第212页)

  马克思认为,商品只能按照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交换或出售,“这10磅棉纱的价格是15先令”,结果“资本家愣住了”,因为价格等于成本,所以没有丝毫利润(《资本论》,第216页)。

  问题在于棉纱厂的老板为什么只能按照15先令的价格出售棉纱,为什么不能把价格定得高一点,例如17先令?

  生产棉纱是为了卖给织布厂。织布厂买棉纱是因为需要棉纱。那么为什么织布厂不自己生产棉纱呢?原因很清楚:如果它只为满足自己的需要而生产棉纱,因为产量较低,成本必然高于专业纺纱厂,例如每纺10磅棉纱成本是20先令。因此,它还不如向专业纺纱厂购买棉纱,而把建设纺纱车间的钱用于扩大织布车间,以提高自己的专业化水平、加强自己和其它织布厂的竞争能力。

  既然织布厂纺10磅棉纱需要20先令,它凭什么拒绝一个17先令的报价呢?

  显然,棉纱厂完全可以通过贵卖棉纱来获得利润。而织布厂也可以向布的消费者贵卖布,因为他们为了作一件衣服而专门织一块布,成本肯定高于织布厂。只要织布厂定的价格低于消费者自己织布的成本,消费者肯定不会拒绝购买。

  因此,生产资料也是层层加价贵卖的。但是因为每一阶段的生产者都是专业生产者,所以最终产品的价格仍然低于最终消费者自己直接少量制造所必须花费的成本。实际上,从商品生产者中分解出各种生产资料生产者、最终消费品的生产者自己不生产所需的生产资料,正是出于降低成本的需要。

返回本章目录

  5-12,贵卖贵买的实质:买卖双方共同瓜分劳动生产率提高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以上分析表明,由于非专业化少量制造耗费的成本高于专业化大批量生产者的成本,只要价格介于两者之间,生产者就能够得到利润,而消费者也不会拒绝购买。

  如果用Tn表示专业生产者的成本,P表示价格,T1表示非专业化生产者的成本,上述规律可以用下式表示:

  Tn < P < T1

  T1减去P,就是消费者节约的劳动(货币),P减去Tn是消费者酬谢,也是专业生产者的利润。请注意,这一利润并非来自剥削。

  T1减去Tn是专业化大批量生产减低的成本,因此,贵卖贵买的实质就是买卖双方共同瓜分了劳动生产率提高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返回本章目录

  5-13,贵卖价格不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现代社会,绝大多数商品少量制造的成本实际上是天文数字,例如生产胶卷需要庞大的工厂,从中国飞往美国需要昂贵的波音747。这样,即使商品的价格定得非常高,仍然低于消费者“少量制造”的成本。那么,胶卷和飞机票的价格为什么不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随着商品价格的提高,消费者会越来越少。随着消费者逐渐减少,即使价格不断提高,到了某个临界点,总利润也会开始逐渐减少。当消费者人数降到零时,不论价格多高,生产者的总利润也等于零。因此,生产者为了获得最大利润,不会单纯考虑提高价格,它们会把价格控制在一个合理的位置,在这里,价格和消费者人数达到一个最佳组合,使总利润达到最大值。

  其它生产者的竞争也会使价格向生产者成本方向移动,即价格降低,而不是向消费者成本一端移动。

  总之,贵卖价格不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返回本章目录


继续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