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物化劳动”能够劳动,能够创造价值(续)

  7-1,一个有趣的难题:科学家合成牛奶的过程是不是劳动?

  7-2,应该注意“物化劳动”和“物的劳动”之间存在的区别

  7-3,人类劳动没有神秘之处

  7-4,物化劳动可以部分或者全部代替人类进行劳动

  7-5,从劳动结果来看,机器劳动和人类劳动没有区别

  7-6,是否具有目的性,不能成为判断劳动是否创造价值的依据

  7-7,物化劳动在劳动时需要人类照料,不能证明物化劳动不能劳动、不能创造价值

  7-8,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属于物化劳动的拥有者。对物化劳动不存在“剥削”问题

  7-9,人类使用机器部分或全部代替自己劳动,是人类进步的表现,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

  7-10,用新的劳动观解放工人阶级

  7-11,一个值得注意的理论:无形价值论

  7-6,是否具有目的性,不能成为判断劳动是否创造价值的依据

  马克思说:“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资本论》,第202页)

  很多人以此作为坚持“动物和机器等一切物化劳动不可能创造价值”的根据。然而:

  1,至今为止,我们人类无法确定蜜蜂在建造蜂房前头脑里是否已经具有一个“观念的”蜂房;

  2,没有人说明为什么头脑里预先没有一个“观念的产品”,其行为就不是创造价值的劳动;

  3,从原料到最终消费品,要经过的环节趋向于无限多,每一个环节上的劳动者只需要按照上一级管理者的指示完成自己的工作,没有必要,在很多时候也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参加制造的产品最终的用途。

  工人按照工程师的指示或者按照图纸加工零件,而不必知道零件的最终用途;机器作为工人肢体的延长或者工人本身的替代物,也不必预先知道自己工作的最终目的。

  所以,劳作者的头脑里预先有没有最终产品的“图象”,不能作为一个判据,用来判断这一劳作是否属于创造价值的劳动。

  即使可以用“预先有无产品的图象”作为标准,来判断某一行为是否属于“能够创造价值的劳动”,也不能否认机器不能劳动、不能创造价值。例如,自动机床在开始工作前,它的电脑里已经被输入了产品的全部图纸和尺寸——即“观念的产品”。

  引起“物化劳动能否创造价值”这一困惑的根源,是对商品交换价值的错误理解。认定商品除了具体的使用价值之外,唯一的共同属性就是“人类劳动的凝结”,并据此认为商品的交换价值就是商品生产中消耗的人类劳动的价值,这本身就是一个人为的主观论断,应该经受实践的检验。

  用价值的人为定义反过来作为判断某一行为是否属于创造价值的劳动,实际上是颠倒了理论和实践的位置。

  实际上,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不是构成商品交换价值的唯一元素,在商品的生产过程中,动物和机器等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和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共同构成了一件商品的交换价值。

  如果把“物化劳动能否创造价值”这个问题完整地写成“物化劳动能否创造交换价值”,结论就会非常清楚。

返回本章目录

  7-7,物化劳动在劳动时需要人类照料,不能证明物化劳动不能劳动、不能创造价值

  认为全自动工厂能够自行创造价值的经济学家,在和批评者辩论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找不到一个纯粹的“全自动工厂”作为实例。因为任何“全自动”工厂都离不开人,即使在生产过程中的确不需人操作和照看,但还是需要按电钮启动机器的人,以及维护保养自动机器的人。

  反对机器创造价值的人总是争辩说按电钮的工人创造了全自动工厂产品的新增价值。尽管这在情理和常识上都说不过去,但是谁也不能真正地驳倒他们。原因很简单,劳动价值无法定量计算。否则,我们只要计算一下产品的价值,比较一下按电钮劳动的价值,看看是否相等,就一清二楚了。

  这也是“机器创造价值”问题久辩不清的根本原因,若想搞清楚这个不仅在学术上、而且在实践中也很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必须换一种方式。例如总量比较法。

  假设一个邮递员步行送信的话,每天可以给20户人家送信。他买了一辆自行车以后,每天可以为40户人家送信。虽然自行车离开了邮递员寸步难行、更不可能送信。但是,从总的效果来看,一个邮递员加一辆自行车等于两个邮递员,所以这辆自行车是一个“等效的邮递员”。

  在分析机器创造价值问题时,可以采取同样的思路。如果一台机器在两个年轻工人的照料下,可以完成100个使用简单工具的老工人在同样时间里完成的工作,那么,这台机器就等效于98个工人。尽管这台机器不能离开那两个工人,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否认它能够代替人类劳动、能够创造价值。

  当然,坚持机器不创造价值的人可以假设这两个年轻工人劳动的复杂程度是老工人的50倍,两个年轻工人恰好等于100个老工人,进而得出机器没有创造价值的结论。所以,上述分析仍然不能确定机器是否创造了价值。

  实际上,在劳动价值论的框架中,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如果一台机器加上两个年轻工人可以代替1000个老工人,同样可以假设年轻工人的劳动比老工人复杂500倍,从而“证明”机器没有创造价值。如果两个年轻工人加上一座全自动工厂可以代替10000个工人的劳动,只要假设小伙子们的劳动复杂了5000倍,仍然能使“机器不创造价值”的观点立于不败之地。

  当全世界都在积极发展科学技术的时候,当外国人用机器生产的大量商品正在中国市场上攻城掠地、大赚其钱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却还在争论机器能否创造价值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非常滑稽可笑的。

  面对显而易见的答案,仍有很多人坚持“物化劳动不能创造价值”的观点。笔者相信他们并非有意坚持谬误。他们的问题仅仅在于:把理论和实践的位置摆错了。

  劳动价值论以人为规定价值来源作为整个理论的基础,本身就存在接受客观实践检验的必要性;但是,每当遇到理论和实际情况不符时,这一理论的坚持者们总是毫不犹豫地认为理论不可能存在问题;而“劳动价值”的不可测算性,以及由此产生的价值理论的随意性,又使得坚持者们总是能够自圆其说,化险为夷。

  尽管劳动价值论可以借助劳动价值的不可测算性,在所有挑战者面前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这种捍卫方式本身将使这一理论的生命力逐渐消失。一个理论最终的价值不在于能否自圆其说,而在于能否解释世界。

返回本章目录

  7-8,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属于物化劳动的拥有者。对物化劳动不存在“剥削”问题

  一头耕牛属于农民,牛创造的价值就属于农民。一台机器是某个资本家买来的,机器创造的价值就属于这个资本家。一条自动流水线是国家投资建设的,它创造的价值就属于国家代表的全体人民。

  物化劳动可以创造价值,但是购置物化劳动需要资金,因此,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归其所有者拥有,是对“忍欲”即推迟消费的奖励。

  让物化劳动具有劳动能力、并且不断提高物化劳动的劳动能力,需要科学技术,所以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归其所有者拥有,是对发展科学技术者的奖励。

  曾有读者提出,使用物化劳动来创造价值,并拥有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就是剥削物化劳动,例如剥削牛。而“剥削牛”听起来似乎十分荒唐,因此物化劳动不存在创造价值的可能性。

  问题是,“剥削”这一概念只能用于人类,用于人类之外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让牛耕地而不分红利给它是剥削,那么人类杀牛吃肉取皮又属于什么行为呢?

返回本章目录

  7-9,人类使用机器部分或全部代替自己劳动,是人类进步的表现,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

  人类利用自己的肌肉驱动工具,改变劳动对象的形态,仅仅是人类劳动的低级阶段。人类利用自己的智慧,利用对自然规律的掌握,设计和建造出可以自行运转的系统,在不需要人参与的情况下,利用自然界的力量自动地为人类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新的产品或提供服务,这才是人类劳动的高级阶段。

  价值创造过程需要的人类劳动越来越少,恰恰是人类进步的表现,是人类劳动的目的之一,也标志着人类从机械地劳作中解放出来、可以更多地投入创造性的劳动(科学研究和艺术创作)。

  回顾人类历史,可以清楚地发现这么一个规律:人类生产力提高的过程,也是人类不断使用物化劳动代替自己从事劳动的历史。人类首先努力从单调重复而繁重艰苦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用动物和机器代替自己从事纯体力劳动,解放了自己的肌肉;电子技术的发展和电脑的诞生则使人类开始从单调重复、不需要创造性思维的脑力劳动中解脱出来,走上了解放大脑的征程。

  如果说“劳动创造了人”,那么,“利用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改善了人”。利用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使人类劳动从以体力劳动为主要内容,发展到以脑力劳动为主要内容,并使脑力劳动的内容向思考、创新方面发展。显然,两个世纪前的旧劳动观应该更新了。

返回本章目录

  7-10,用新的劳动观解放工人阶级

  笔者高中毕业后在工厂里当过一年多工人,所在班组的工作是制造和维修小型冲床使用的模具。冲床需要工人用手添加原料和取出成品。长时间的机械性动作常常使工人操作失误,导致手指被冲床压伤或压断。和我同时进厂的一位同龄人没多久就失去了一个指甲。如果命运把我安排在冲床车间,肯定也难逃厄运。

  我的师傅设计和制造了一个装置,可以自动送料,成品则会自动弹出。但是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当时为70年代末),自动装置工作得很不稳定,维护所需的工作量很大,更无法为其余冲床安装这种自动装置。我当时常想,使用自动送料装置后多出来的工人,如果能够调整到我们班组来,学习制造和维修自动送料装置的技术,那么就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使越来越多的工人从危险的冲床下解放出来。

  显然,用机器代替人类劳动,把原来的简单劳动者培训成高级劳动者,发明和制造更多的机器、解放更多的劳动者,对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来说,其价值显然要远远超过华而不实的理论和口号。

  剥夺资本并不能真正解放工人阶级。只有让工人阶级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和资本相结合,使他们成为物化劳动的驾驭者,才能真正解放他们。

返回本章目录

  7-11,一个值得注意的理论:无形价值论

  无形价值论认为,科学技术是一种无形价值。在开发科学技术时付出的一份劳动,可以无数次地、以无形价值的形式,包含在无数件使用了这一科学技术的产品中。

  如果一种产品使用的技术具有的价值是W,生产一件这种产品需要活劳动和物化劳动之和是V,那么生产500件这种产品,投入的劳动是:W+500V;而500件产品的价值是500(W+V),即500W+500V,因此科学技术创造的总价值是499W。显然,生产的产品数量越大,科学技术创造的总价值量也越大。

  不仅科学技术如此,文化创作方面的劳动成果也具有这种性质。(王书瑶:《无形价值论----精神生产、科技进步的价值理论》,东方出版社,1992年11月第一版)

  当然,这一理论有必要作一些修正,以便更加接近客观实际。

  开发一项技术(如电脑软件)或者创作一件文化产品(例如一部电影)所投入的劳动相对于一件最终产品的价值来说,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例如拍摄一部电影,少则几十万,多则几个亿,但是一张电影票只需十几或几十元。因此,上述W是一个巨大的数值,商品价格不可能等于W+V,而必须远远小于这个数值,否则销售量极小甚至等于零。

  因此投资者必须承担巨大的风险,必须卖出足够数量的产品,或者争取到足够数量的消费者,才能实现收支平衡,进而获得利润。因此产品的最终价值中应该包含投资者承担投资风险这一“心力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本书第九章)。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他购买的商品中的价值来自商品中包含的无形价值,即上述的W(例如光盘中拷贝的电脑软件),而W的数值非常巨大(等于创造这一无形价值时投入的总劳动价值),所以按照W+V的公式计算出来的产品价值是非常巨大的。

  但是从生产者的角度看,由于产品数量巨大,巨额投资(W)被分散在大量的产品上,因此平均每件产品的成本很低,低于消费者愿意支付、或支付得起的价格。

  同样一件产品,消费者认为价值很高,而生产者可以保持合理的成本,因此,只要价格在两者之间,低于(实际上是远远低于)前者,高于后者,那么,消费者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生产者也有利可图(见下式),因此,含有无形价值的商品交换时也不必遵循“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

  

  (W/n)+V < P < W+V ≌ W

  

  其中:W是无形价值,n是产品总产量,V是生产一件产品所需的有形价值(活劳动和物化劳动之和),P是产品售价。

  (W/n)+V是产品的实际成本,W+V是消费者眼里产品的价值,因为W大大大于V,所以W+V近似等于W。

  由于n是一个很大的数值,所以,(W/n)+V大大低于W+V,价格P介于两者之间,既有利于消费者,生产者也可以获得利润。这一利润可以解释为“消费者酬谢”(本书第五章)。

返回本章目录


继续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