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物化劳动”能够劳动,能够创造价值

  7-1,一个有趣的难题:科学家合成牛奶的过程是不是劳动?

  7-2,应该注意“物化劳动”和“物的劳动”之间存在的区别

  7-3,人类劳动没有神秘之处

  7-4,物化劳动可以部分或者全部代替人类进行劳动

  7-5,从劳动结果来看,机器劳动和人类劳动没有区别

  7-6,是否具有目的性,不能成为判断劳动是否创造价值的依据

  7-7,物化劳动在劳动时需要人类照料,不能证明物化劳动不能劳动、不能创造价值

  7-8,物化劳动创造的价值属于物化劳动的拥有者。对物化劳动不存在“剥削”问题

  7-9,人类使用机器部分或全部代替自己劳动,是人类进步的表现,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

  7-10,用新的劳动观解放工人阶级

  7-11,一个值得注意的理论:无形价值论

  7-1,一个有趣的难题:科学家合成牛奶的过程是不是劳动?

  一个农民,饲养了一头奶牛,奶牛产出牛奶。问:牛奶的价值是谁创造的?

  根据我们每个人都学习过的政治经济学,牛奶的价值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由奶牛的价值转化而来,一部分由农民饲养奶牛的劳动转化而成。因此,是农民创造了新价值,他饲养的奶牛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把自己的一部分价值转移到牛奶里面去了。

  现在,有一个科学家,他在实验室里用化学的方法,人工合成了牛奶。这个科学家工作起来废寝忘食,一日三餐都由他的妻子做好了送到实验室。问:这些人造牛奶的价值是谁创造的?

  根据政治经济学,答案也很明确:人造牛奶的价值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从实验设备、原材料的价值转化而来,一部分是科学家的脑力劳动创造的价值。因此,是科学家创造了人造牛奶中的新增价值。

  但是,如果把农民和奶牛之间的逻辑关系运用到这个例子中来,就应该是科学家的妻子创造了人造牛奶的新价值,科学家没有创造任何新价值,他只是把自身的部分价值“转移”到人造牛奶里去了。

  那么,正确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科学家在试管里合成牛奶是劳动(而且还被誉为“脑力劳动”、“复杂劳动”、“高级劳动”),是创造价值,而奶牛用自己的乳腺合成牛奶就不是劳动,就没有创造价值呢?

  奶牛属于“物化劳动”,因此,这个问题就是“物化劳动能否创造价值”的问题。

  对于物化劳动能否创造价值的问题,政治经济学里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机器和其它所有物化劳动都不会创造价值。只有人类劳动能够创造价值。”

  但是,这一论断的依据,仅仅是经典作家个人的表述,而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明。

  马克思在定义价值时,就认定价值只能来自人类的劳动。他说:“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如果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即不管以哪种形式进行的人类劳动力耗费的单纯凝结。这些物现在只是表示,在它们的生产上耗费了人类劳动力,积累了人类劳动。这些物,作为它们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值。”(《资本论》,第50和第51页)

  马克思对“劳动”的定义是:“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人自身作为一种自然力与自然物质相对立。为了在对自身生活有用的形式上占有自然物质,人就使他身上的自然力——臂和腿、头和手运动起来。”(《资本论》,第201页至202页)

  马克思认为生产资料的价值在生产过程中不会增加:“生产资料只有在劳动过程中丧失掉存在于旧的使用价值形态中的价值,才把价值转移到新形态的产品上。它们在劳动过程中所丧失的最大限度的价值量,显然是以它们进入劳动过程时原有的价值量为限,或者说,是以生产它们自身所必要的劳动时间为限。因此,生产资料加到产品上的价值决不可能大于它们在自己参加的劳动过程之外所具有的价值。不管一种劳动材料,一种机器,一种生产资料怎么有用,如果它值150镑,值500个工作日,那末它加到用它制造的总产品上去的价值就决不会大于500镑。”(《资本论》,第232页)

  对于物化劳动不创造价值,马克思是这样证明的:“假定这种劳动资料的使用价值在劳动过程中只能持续6天,那末它平均每个工作日丧失它的使用价值的1/6,因而把它的价值的1/6转给每天的产品。一切劳动资料的损耗,例如它们的使用价值每天的损失,以及它们的价值每天往产品上相应的转移,都是用这种方法来计算的。这十分清楚地表明,生产资料转给产品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在劳动过程中因本身的使用价值的消灭而丧失的价值。”(第230页)

  这一证明的依据是人们在计算产品成本时通常采用的计算方法。但是,人们在计算产品的价值时,认为工人的工资等于工人劳动创造的价值,则被马克思认为完全是错误的,他认为应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工人创造的价值并不等于他们的工资,而是大于工资。所以,仅仅根据人们在实际生活中看到的表面现象,仅仅根据人们习惯使用的“计算”方法,就下结论“物化劳动不能创造价值”,也是靠不住的。

  由于“价值”的不可计量性,“计算”是解决涉及“价值”的问题时最不可靠的方法,所以本章主要采取逻辑分析的方法,来探讨这一问题。

返回本章目录

  7-2,应该注意“物化劳动”和“物的劳动”之间存在的区别

  “物化劳动”是“固化”的劳动,是“过去的劳动”,而不是“现在的劳动”。

  “价值”是“劳动”这种行为、动作、过程创造的,而“物化劳动”的名称中虽然有“劳动”二字,但是它仅仅是一种“物”,而不是一种行为、动作、过程。因此,“物化劳动”不能创造新价值。

  但是,有些“物化劳动”虽然是“物”,却可以部分或者完全代替人类并象人类一样进行某种行为、动作、过程,即进行劳动。因此,“物化劳动的劳动”是劳动,是可以创造价值的。

  “物化劳动的劳动”可以简称为“物的劳动”。“物的劳动”可以创造价值。

  上面这三段话有点象绕口令,可以用下面这个例子来帮助说明:

  一台数控自动机床,是劳动的产物,因此,它是“物化劳动”,是“物”。它的存在本身并不创造新价值。只有当它开动起来,开始加工工件、也就是说当它开始“劳动”了,它才开始创造新的价值。这一“数控机床的劳动”就是“物化劳动的劳动”,简称“物的劳动”。

  实际上,上述逻辑首先应该用于人类:一个人站在车间里,并不会创造出新价值,只有他开始进行劳动了,他才开始创造价值。因此,说“某个人创造了价值”是不严格的,除非它的意思是指“某个人的劳动创造了价值”。

  价值是“劳动”这种“行为”创造的,而不是某种客观事物,例如人、机器、科学技术、信息等创造的。科学技术和信息等是通过人类或者机器的劳动来创造价值的。没有生命的金属可以制造成能够劳动的机器,本身就是科学技术的作用。

  可以用下面的表格来归纳以上观点:

研究对象 未劳动时 劳动时 劳动的种类
不创造价值 创造价值 人类劳动
物化劳动
(简称“物”)
不创造价值 创造价值 物化劳动的劳动
(物的劳动)

  厂房这类“物”永远不会劳动。但是,它们对于机器的正常劳动是必须的,因此在分析它们的作用时,应该和机器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就好象我们在分析人的劳动时,从来不区分皮肤和肌肉的贡献一样。

  实际上,区分哪些物化劳动能够劳动、哪些不能,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改变一个传统观念:“只有人类劳动才能创造价值”。

  钱泊海提出“企业中的活劳动和物化劳动共同创造价值”(请见其著作《社会劳动价值论》,中国经济出版社,1997年9月第一版),受到广泛批评。如果他能够区分“物化劳动”和“物化劳动的劳动”,可能就比较容易得到理解了。

返回本章目录

  7-3,人类劳动没有神秘之处

人类的体力劳动,可以归纳为两种主要形式:

1,改变物体的空间位置。例如搬运谷物;

2,改变物体的几何形状。例如锻造工件。

  这两类活动在很多时候是交织在一起的。例如,锻造工件首先需要改变铁锤的空间位置:高高地抡起铁锤,使它获得足够的势能;然后加速挥下,打在烧红的工件上,使其改变几何形状。

人类的脑力劳动,可以归纳为三种主要形式:

  1,在存在内在联系的事物之间建立对应关系。例如,根据英语和汉语的文字和语法之间的对应关系,把一篇英语文章翻译成中文;

  2,归纳和总结。例如把搬运谷物和挥动铁锤这两种劳动归纳成一种劳动:改变物体的空间位置;

3,创造性的思维活动。

  人类的这些活动,除了创造性的思维活动,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完全可以由物化劳动(动物和机器——电脑也是一种机器)来完成。牛代替人类拉动犁具,汽车代替人类运输货物,车床代替人类加工零件,电脑用人类根本无法达到的速度搜索资料、进行语言翻译,等等,早已不是幻想。

返回本章目录

  7-4,物化劳动可以部分或者全部代替人类进行劳动

  我们来观察一下人类劳动的过程。例如,一个农民在耕地时,会用眼睛观察劳动的对象──土地,判断离开地块边缘的距离以及泥土被翻开的程度,如果没有到达地块的边缘,就继续前进;如果土地较硬、锄得太浅就需要加大力气。然后由头脑整理全部信息,并指挥手臂挥舞锄头,以改变劳动对象的形态。

  因此,人类劳动是由一些基本环节反复循环构成的:

  观察劳动对象——和预定目标比较——控制工具(在没有工具时人类直接使用自己的肢体,例如手)——推动工具施加作用力于劳动对象——再次观察劳动对象——和预定目标比较——……

  这些基本环节实际上就是构成人类劳动过程的基本组成部分:

  1,观察劳动对象——例如农民用肉眼估计泥土被翻开的程度;工人用游标卡尺测量工件的尺寸;

  2,和劳动目的比较——例如把泥土实际翻开的深度和预期值相比较,并判断是否需要再锄一下;把工件的实际尺寸和图纸规定的尺寸进行比较,判断是否需要继续切削;

  3,控制工具运动——例如把锄头的刃部对准土地;工人要用锉刀加工一个平面,则必须使锉刀保持水平运动;

  4,推动工具运动——把力量施加到工具上,使工具对劳动对象产生作用。例如挥动锄头使锄头的刃部切入泥土;前后移动锉刀,利用锉刀上的尖齿切削工件的表面。

  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往往从第四个组成部分开始,因为这一部分花费人类体力最大,却又最容易被代替。例如利用动物(牛、马)牵引犁具耕地;电钻依靠电力推动钻头旋转,工人只要控制进刀点和进刀量,就可以了。

  控制刀具按照一定的方式运动,也是机器的特长。使用锉刀加工一个圆形工件需要高超的技术,非常困难;但是机床固定刀具、转动工件,可以轻而易举地制造圆形工件。

  电子技术的应用,使人类劳动的前两个组成部分也逐步由物化劳动来完成。例如,待加工零件的图纸预先存储在电脑里,测量到的数据在电脑里自动完成比较,并判断是否需要继续加工。

  随着电脑性能的大幅度提高,完全没有机械运动的脑力劳动(例如语言翻译)也逐步由机器(电脑)来完成其大部分工作。

  在可以预见到的将来,一切有规律可循的劳动过程,都可以由机器完成,除非存在经济上的障碍(成本过高)或政治上的障碍(影响就业)。

  因此,物化劳动已经在很多场合部分或者完全代替人类进行劳动,而且其应用范围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并不一定需要非常复杂或者尖端的技术。早在古代,人们就利用牛和马代替人类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冲床上增设一个简单的装置,就可以代替工人添料,既可以整天连续工作,又大大减少了工伤事故。

返回本章目录

  7-5,从劳动结果来看,机器劳动和人类劳动没有区别

  如果一个人没有看到劳动过程,只看到劳动结果(已经耕好的土地、运到指定地点的谷物、加工好的零件等等),他根本无法判断劳动者是动物、是机器还是人类。除非他根据以往的经验,知道需要繁重的体力劳动时往往有动物参加劳动,干得更快更好的往往是机器。

  正如马克思所说:“根据小麦的味道,我们尝不出它是谁种的”(《资本论》,第209页)。

  归纳起来,说“机器可以劳动、可以创造价值”的理由是:

  1,人类劳动并没有什么神秘的特殊性,动物和机器可以部分或者全部代替人类劳动;

  2,动物和机器劳动的结果和人类劳动的结果不存在本质的区别。即使存在区别,往往是因为动物能够完成比较繁重的体力劳动,而机器生产的产品优于人类劳动的产品。

第七章续

返回本章目录


继续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