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资本自身存在生产力。资本的生产力也能够创造价值(续)

  10-1,资本存在生产力

  10-2,联合劳动不仅可以增加使用价值的生产,也可以增加价值的生产

  10-3,“超额剩余价值”不是来自对工人劳动价值的剥削

  10-4,只有在工人的产品极其简单的情况下,农民和工人才可能直接交换劳动产品

  10-5,机器带来更多面包:用面包来说明资本的生产力

  10-6,没有完善的民主机制,“生产资料公有制”必然会演变成“生产资料官有制”

  10-4,只有在工人的产品极其简单的情况下,农民和工人才可能直接交换劳动产品

  还有一种证明资本没有生产力的方法是霍吉斯金的“并存劳动”论:“分工和生产的条件,就在于多种劳动并存,在于劳动的联合,技能的积累。工人进行劳动时所需要的食物和衣服,并不是资本家为工人保存和积累起来的储备,这些东西都是工人自己生产出来的,而且是在进行再生产前不久才生产出来的;多种劳动的并存,互相提供了有用的商品;比如,农民生产的粮食、棉花,工人生产了布匹,缝纫工人又把布匹做成衣服,正是由于工人们共同劳动,因而农民为工人提供了食物;工人又为农民提供了衣服。多种劳动的同时存在,使再生产得以进行,并不是非得经过资本家之手,经过资本积累,才能进行生产。通过这种分析,霍吉斯金进一步证实了他关于资本不过是寄生的肿瘤的结论,说明资本没有生产能力,也不可能创造价值。”(刘永佶,王郁芬:《剩余价值发现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8月第二版,第251页)

  霍吉斯金的观点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如果按照他的观点,工人和农民相互直接交换布匹和粮食的话,农民兄弟就只能穿手工织布机织出来的老粗布了;如果霍吉斯金所说的工人是一些能工巧匠,能够在没有资本提供复杂机器的情况下织出精致的羊毛衣物,农民兄弟可能不得不拿出多年的收获来交换这些羊毛衣物。

  古典经济学家在说到“商品”时,似乎都忘记了经济学里说到的商品实际上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性质,那就是,它们除了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之外,在质量相同的前提下,其生产成本远远低于少量制造所需付出的代价。

  大大降低商品生产成本的正是资本。资本准备了机器,集中了大量工人,让他们分工协作和使用机器,从而能够用很短的时间生产出各种商品。

  不和资本结合的工人,只能使用简单的技术和工具生产普通的、粗糙的产品;能工巧匠们虽然能够制造出精致的产品,但是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因此,如果摆脱资本,工人和农民直接交换各自的劳动产品,对一个农民来说,只有两种可能性:

  1,只能得到一些粗糙的、维持生活所必需的手工产品。结果是终生辛苦劳作,但是享受到的使用价值却非常少,“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彩电冰箱、开汽车坐飞机等等对于他们来说,将永远是遥远的天方夜谈;

  2,花费大量的粮食,长期维持工人们的生活,以便得到他们生产的精致的、复杂的奢侈品。

  根据我们的常识,普通农民只有第一种选择,只有地主富农封建君主才有第二种机会。

  如果用商品的生产时间作为商品的价格,用粮食作为货币,显然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越高、生产商品花费的时间越短,农民获得这种商品所需付出的粮食就越少。由于一个农民在一生中生产的粮食是一个有限的常数,所以,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越高,农民在一生能够享受的使用价值就越多。

  可以肯定,即使最没有文化的农民也会对霍吉斯金对“资本没有生产力”的证明不屑一顾。

返回本章目录

  10-5,机器带来更多面包:用面包来说明资本的生产力

  假设有三个生产面包的人,当他们独自劳动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干全部的工作:和面,烘烤,销售,而且全部使用体力进行劳动。这种情况下,他们每个人每天可以生产20只面包。为了维持劳动能力,每人每天需要消费10只面包,另外10只面包用于交换面粉(原料)。

  这时,来了一个资本家,他买了一台和面机和烤面包机,并且雇佣了这三个面包工人。他们三人一人负责和面,一人负责烘烤,一人负责销售。这个面包房每天可以生产300只面包(是原来三个人总产量的五倍),资本家用200只面包支付机器折旧、购买面粉和应付日常开销,余下100只面包四人平分。每人可以得到25只面包。

  对于受雇的面包工人来说,收入是原来的两倍半,明天肯定不会辞职;而资本家没有参加生产面包的劳动,却能够得到25个面包,明天也不会关门大吉。

  显然,工人收入的提高,以及资本家的“不劳而获”,都和“资本的生产力”有密切关系,因为这些在资本家出现以前是没有的。

  所以,“资本的生产力”是一种抽象的劳动能力,一种等效的劳动能力,它不能独立存在,但是它又的确是存在着的。客观现实要求我们改变原来的思维模式,否则我们就会受到客观规律的惩罚。

  但是,熟悉马克思经济学的读者会指出:在上述例子中,虽然使用价值(面包)增加了,但是面包的价值没有增加。也就是说,今天三个面包工人生产的300只面包的价值和昨天他们分散劳动时生产的60只面包相等,因此,资本家获得的那25只面包仍然是从面包工人身上剥削来的。

  然而,如果资本家得到25只面包是剥削了面包工人,那么面包工人得到的25只面包(比原来多15只)又来自何处呢?

  在工人和资本家合作之前,他们可以得到自己创造的全部价值;和资本家结合之后,必须把一部分新创价值交给资本家,自己只能得到部分新创价值,但这一“部分价值”对应的物质内容,即“使用价值”,在数量上超过了过去的“全部价值”,请见表10-1。

表10-1:面包工人在和资本结合前后得到的新创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对比

  得到的新创价值 得到的使用价值
与资本结合之前 全部 10只面包
与资本结合之后 部分 25只面包

  如果用一只蛋糕来代表工人劳动一天创造的价值,那么,和资本结合、劳动生产率提高以后,这只“蛋糕”的直径显著增大了,尽管工人不再得到整个蛋糕,而只能得到部分蛋糕,但是实际得到的蛋糕分量比过去大了。

  这是因为,“劳动一天创造的价值”表面上看是一个固定的数量,但它的物质内容却和劳动生产率成正比。使用资本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使“劳动一天创造的价值”的物质内容大幅度增加,即使只能得到其中的一部分,绝对值也明显增加了。

  或者说:劳动生产率提高以后,劳动力的价值也可能相应提高,即“维持一天生活所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量和种类都有可能增加。

  尽管马克思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只强调工人“不能得到全部新创价值”,强调资本家取走了一部分价值,而不强调工人“得到的使用价值增加了”,即工人阶级利用资本提高了自己的实际生活水平,强调“相对贫困”而淡化“绝对富裕”,为激进的极左思想提供了理论基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一“草论”就是这种极左思想的极端表现,翻译到我们的面包例中,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10只面包,不要资本主义的25只面包”。

  “草论”因其过分极端,人们的头脑恢复冷静以后,可以洞察它的荒谬。但是,在不同的环境中,“草论”会以其它形式重新出现,人们可能只有在事后(新形式的“草论”引起的灾难过后)才能看出它的实质。因此,建立一个客观的理论,既阐明劳动和资本结合有利于劳动大众,也指出资本会利用劳动力供大于求的客观条件人为压低劳动力价格,以剥削手段增加自己利润,将使我们既能够识别“草论”,又能够注意保护劳动大众的利益。

  应该承认,马克思强调“资本家剥削了工人”,同时又淡化“劳动和资本结合有利于提高劳动者的生活水平”,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劳动大众只能在生存边缘挣扎),出于对主要客观事实的观察、出于对劳苦大众的同情,因此情有可原。但是作为一个科学理论,客观是最重要的。社会主义实践已经证明,一个完全站在劳动大众立场上的理论,有时反而会成为伤害劳动大众利益、甚至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行为的理论基础。

返回本章目录

  10-6,没有完善的民主机制,“生产资料公有制”必然会演变成“生产资料官有制”

  社会主义公有制理论的实质就是让劳动者和劳动者自己的资本结合,既可以提高自己的劳动生产率、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又可以把原来被资本家拿走的那部分“面包”用于劳动者自己。

  问题在于,这些“面包”要重新回到劳动者手里,要经过很多环节,首先必须留在企业,然后上缴国家,国家再投资建造新企业或者改善原有企业,生产更新更好更便宜的商品卖给广大劳动者,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面包”在这些环节中运动时,必然要经过大小官员之手。如果劳动大众不能通过有效的机制挑选和监督企业负责人和政府官员,而后者又不能自觉地“拒腐蚀、永不沾”,“面包”每经过一个环节就会少一块、少几个,回到劳动者手里时可能只剩下面包屑了。

  对于劳动大众来说,“官有制”实际上远远不如“私有制”。在“官有制”中,各级官员的权利和地位来自上级,因此他们无须考虑企业员工、消费者等等的利益;而在“私有制”中,资本家的金钱来自消费者,他们只有努力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不断降低商品成本、不断推出新产品,才能维持和增加自己的财富。而消费者的主要成员正是广大普通劳动者,这一切对他们也是有利的。

  因此,虽然公有制在理论上优于私有制,但是在具体实施时,必须有强有力的民主机制加以保证,否则就会变质成为劣于私有制的“官有制”。

返回本章目录


继续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