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结束语:左右平衡

  11-1,资本利润存在非剥削来源

  11-2,极左思想的根源——剩余价值理论

  11-3,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在于推翻了旧体制。但是,革命的列车应该在适当的地方停下来

  11-4,《资本论》的价值:保持了人类思想天平的平衡

  11-1,资本利润存在非剥削来源

  《资本论》的剩余价值理论部分论证了劳动者受雇于资本必然会受到剥削,资本的利润完全(100%)来自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

  本书的分析则表明,劳动和资本的交换,既有利于资本拥有者,也有利于劳动的提供者,因为劳动和资本结合可以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劳动者自己的生活水平。

  劳动者受雇于资本,并非意味着必然发生剥削现象。只有当劳动者和资本拥有者在谈判劳动力的价格时处于不平等的地位、资本拥有者人为压低劳动力的价格时,才出现剥削。

  除了剥削雇工,资本可以通过非剥削途径获得利润。例如:

  大规模专业化生产大大降低了商品的生产成本,消费者愿意支付的货币超过商品的价值,即愿意支付“消费者酬谢”(第五章);

  工人因为使用资本提高了自己的劳动生产率,而支付给资本的“资本租金”(第六章);

  机器等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物化劳动的劳动(简称‘物的劳动’)创造的价值”(第七章);

  心力劳动者(投资者,例如资本家)的“心力劳动”创造的价值(第八);

  “资本的生产力”创造的价值(第十章)。

  在解释利润来源时,除了剥削性来源之外,上述这些解释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可以重合使用,只是根据问题的性质有所侧重而已。例如,一家全自动工厂的利润可以理解为“消费者酬谢”,但是在研究厂里的自动机器及其所含有的科学技术的贡献时,可以把它的利润理解为“机器的劳动创造的价值”;又例如,在研究工人和资本家的关系时,除了可能存在的剥削性利润部分,可以把资本的利润理解为工人借用资本提高自己劳动生产率所支付给资本拥有者的“资本租金”;而在研究资本的贡献时(包括前面的自动工厂例),可以把这些利润理解为资本拥有者承担投资风险、从事“心力劳动”创造的价值,或者“资本的生产力创造的价值”。

  在自然科学中,同一客观对象具有多种截然不同的解释,被称为“多象性解释”。

  例如,光会发生干涉现象,说明它是一种波。但是光线照射在金属上时,会象小球一样把金属中的电子“砸”出来,而且存在一个“红限”,如果光波的频率低于红限,光的强度再大,也不会产生这一“光电效应”。此时只有把光理解成颗粒——光子——才能解释这一现象。光的频率越低,光子的动能越小;频率低于红限时,光线再强(光子数量增大)也无法“砸”出电子。在试验中也的确可以观测到“光压”。实际上,正是因为来自太阳的“光子风”,彗星在接近太阳时,会形成一条背向太阳的彗尾。利用这一现象,科学家打算在宇宙飞船上竖立一个巨大的帆,利用“光子风”推动宇宙飞船作星际航行。电子等微观粒子也都存在这种“波粒二象性”。

  因此,利润来源存在“多象性解释”并非不可思议的事情。

返回本章目录

  11-2,极左思想的根源——剩余价值理论

  半个世纪以来,极左思想长期困扰中国人民,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极左思想的根源就是“剩余价值理论”。

  剩余价值理论以科学理论的形式论证了资本的利润完全来自对劳动者的剥削,因此,无产阶级只有彻底消灭资产阶级,才能够彻底摆脱剥削。

  但是,消灭资产阶级的斗争,在纯朴的阶级感情的推动下,演变成了消灭资产阶级思想、消灭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斗争。由于“资产阶级思想”、“非无产阶级思想”均没有统一的客观标准,这些斗争逐渐发展成消灭异己思想和异己者的斗争,最终发展到消灭思想、消灭思想者的地步。

  思想领域的灾难,必然会引起政治、经济和文化领域的全面灾难。人民大众为了自身的解放而坚决支持和积极参加的斗争,最后发展成损害自己根本利益的灾难,这就是“阶级斗争”的悲剧。

  本书从最简单的两人交换开始分析,证明商品交换并不遵循劳动价值相等的原则,并以此为基础,论述了资本利润存在多种非剥削来源,因此剩余价值理论不能成立。

  本书并不否认存在剥削现象,但是论证了劳动和资本的结合,对普通劳动者也是有利的。笔者认为,把剥削现象夸大到无所不在、夸大到“资本等于剥削”的程度,最终损害的是普通劳动大众的根本利益。

返回本章目录

  11-3,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在于推翻了旧体制。但是,革命的列车应该在适当的地方停下来

  工人阶级受到剥削的根本原因是谈判劳动力价格时所处的地位和资本拥有者不平等。

  工人阶级和资本家阶级之间的关系是劳动和资本的交换关系。在谈判交换比例时,不平等的谈判地位将损害弱势方的利益。

  在资本主义不发达的国家,工人阶级的力量比较薄弱,工人阶级的合法斗争难以取得成功,这时,推翻旧体系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就成为他们摆脱剥削的唯一途径。因此,发生在旧俄国和旧中国等地的无产阶级革命,都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

  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实行公有制和计划经济,高度集中国力,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工业化,提高综合国力,改变落后挨打的地位,对于一个民族的解放和发展,也具有不可否认的积极意义。

  但是,革命的列车应该在适当的地方停下来,否则就会偏离革命本来的目标,甚至走向反面,给人民带来灾难。

返回本章目录

  11-4,《资本论》的价值:保持了人类思想天平的平衡

  《资本论》作为一个科学理论存在问题,但是并不妨碍它作为一种思想仍然有自己的价值。

  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关系构成了人类现代社会的基本框架。当所有重要的经济学家都站在资本一侧为资本辩护的时候,人类思想的天平就发生了倾斜,这不仅不利于普通劳动者,最终也是不利于资本拥有者的。

  马克思则站在劳动者一侧为他们呐喊、为弱势阶级伸张正义。他那些分量可观的巨著使人类的思想天平趋向于恢复平衡。

  人类发展必须兼顾效率和公正。只强调效率而忽视公正必将使人类走上歧途。马克思大声呼吁公正,对于避免人类走上歧途起了重要的作用。说《资本论》拯救了资本主义,可能有失绝对,但不会毫无道理。

  另一方面,只讲公正而忽视效率,不仅会失去效率、最终也会失去公正,因此也是一条歧途。

  只有正确地认识了马克思的思想的地位和价值,我们才能正确地对待马克思,正确地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

1999年12月27日完成初稿于上海

返回本章目录


返回《资本异论》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