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成:政治经济学的确需重写

黄佶

  《上海经济研究》1994年第9期发表了王则柯先生的《还得下决心重写政治经

济学》一文,非常有意义。目前我国的政治经济学的确需要重写。它不仅正如王文

所言,不能解释很多现实问题,而且就它作为一种理论而言,它也是不合格的,因

为它里面有许多地方不是含糊其词就是自相矛盾。

  传统观点认为,商品的价格由商品的价值决定,商品的价值由劳动的价值决

定,劳动的价值则由生活资料的价值决定。但是,我们知道,生活资料也是商品,

其价值也是由生产它们的劳动量决定的。这样,前面那段话就等于说:商品的价值

取决于劳动的价值,而劳动的价值又取决于商品的价值。或者:商品的价值由商品

的价值决定。

  传统理论还提出了一个基本概念:生产某种商品所需的“社会必要劳动时

间”。但是对它的定义却非常含糊。既然“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不等于“最长必要

劳动时间”,那么只有三种可能性:

  1、“最短必要劳动时间”。这样的话,一个科学家刚发明了一种新的生产方

法,即使仅仅是实验室模型,也会使这种商品的市场价格大幅度下降。

  2、“平均必要劳动时间”。这样只要一个科学家或一个懒汉就能大幅度影响

市场价格。

  3、“根据各个生产者的产量加权的平均必要劳动时间”。如果是这样,那么

商品价格就与商品的产量有关,而不仅仅取决于“劳动时间”。

  但是,改写政治经济学不应简单地抛弃马克思的理论、用“微观经济学”填补

留下的空位。因为,每一种理论,要想站住脚,不仅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还必须

指出其它不同理论的错误之处,而不能“绕”过去。微观经济学只指出传统理论

(资本对利润没有贡献)是错的,而没有指出其错误根源,是不够的。

  微观经济学也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理论。例如,它从顾客买多少东西开始研

究。但是,作为经济理论,应从顾客为什么买东西开始。因为后者是一个更基本的

问题。这样的经济理论作为一种理论而言,似乎更完美一些。如果把“顾客为什么

买东西”这样的问题先搞清楚的话,有些问题就可以一目了然了,例如“资本能否

创造财富”等。

  实际上,人们进行交换的动机是“节约劳动”。只要能节约劳动,以较少的付

出获得如果自己制造要花费较大代价的使用价值,人们就愿意进行交换,交换双方

并不在乎是否“等价”。

  因此商品的价格有两个特点:

  1、低于消费者自己生产所需的成本。生产者通过专业分工和大规模生产作到

这一点,而这需要垫付大量资本。资本的贡献即在于此。2、取决于商品的供求关

系。

  我认为新的政治经济学应包括下列内容:

  1、人们因为买比自己制作节约劳动而买,例如一般商品;或除了买无法得到

(可理解为自己生产的成本是无穷大),例如只有交通、邮电管理部门才拥有的吉

祥号码;不可随意制作的错版邮票、纸币等。

  2、商品(包括生产要素)的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

  3、人为作用可以影响商品和生产要素的价格。

                             1994年10月31日

注:此文原载《上海经济研究》1994年第12期,是作者致王则柯先生信的摘要。

注:此文被摘要收入《中国经济大论战》一书(经济管理出版社,1996年)


《资本异论》目录  黄佶主要论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