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异论》繁体字版

(台湾洪叶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3年6月出版)

前 言

黄佶

  本书是我上个世纪末(1999年12月)完成的一本小书,它论证了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之一 ——“商品按照劳动时间相等的原则进行交换”——只是古典经济学家如亚当·斯密等人的想当然而已,论证了人类交换劳动产品的本质动机不是为了“互通有无”,而是为了“节约劳动(或减少获得所需物品或服务的成本),“互通有无”仅仅是商品交换活动的表面动机。

  本书指出卡尔·马克思《资本论》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部分,存在很多原则性的错误,例如过度抽象,使用错误的计算公式等等;它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论证了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的主要结论之一 ——资本利润完全来自对雇工的剥削——不能成立。需要说明的是:证伪剩余价值理论,否定“资本利润完全来自剥削”这一结论,并非否定存在剥削现象,并非证实资本利润完全来自非剥削性途径。

  本书同时向读者表明:马克思经济学并非象马克思主义者们借某些对手之口自夸的“在逻辑上非常严密,没有缺陷”,这有助于中国大陆的人民冲破长期存在、今天仍然时时作祟、并顽固地存在于很多知识分子——包括非常年轻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头脑里的“马克思崇拜”,这对中国大陆地区在未来的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严重困难时,仍然能够继续坚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不走回头路,是极其重要的。

  笔者自1993年起在日本公开发表批判剩余价值理论的论文,并于2000年初在因特网上发表本书全文。虽然笔者身居大陆(上海),但是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这反映了大陆地区在恢复学术自由方面的进步,不过本书仍然无法在大陆地区出版。

  有两个出版社的编辑分别来信这样说:

  “读罢您的大作《资本异论》,我感觉您是一位有创新精神、有科学头脑的人。在当今社会,这样的社会科学家是不多见的。但是,也许现在出版您的大作并不是时候,希望您能够体谅我们。”

  “粗粗读了您的《资本异论》,感到写的很精彩。但是最近中央及出版署强调不能出版‘怀疑’或‘动摇’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书。此书让我们感到有些‘悬’,所以还是保险些为好。您可以将此稿投到别的社再试试,也许有‘有魄力’单位肯出此书,因为书的确写的不错。”

  2002年我再次将书稿送一些出版社试探,回答仍然是“不敢出”。

  所幸的是,我们身处因特网时代,即使不借助纸张和铅字这一物理形式,思想也可以得到广泛和迅速的传播。《资本异论》网站(最新的网址是http://www.nows.com/z)自2000年1月建成开通以来,至今已经有八万多人次访问,现在每天仍然有百人左右点击进入。如果加上其它网站的全文转载,读者应该多得多。笔者收到大量来信(包括电子信件,e-mail)和来电(电话),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通过因特网,笔者和大量读者进行了交流,也和信仰马克思经济学的人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但是,阅读电子文件需要电脑,很不方便,很多人——包括一些地方中共党校的人员——经常来信来电询问《资本异论》是否已经出版、在哪里可以购买。很多读者从网上下载后自己打印。

  经朋友提示,笔者在因特网上搜寻,发现“中华发展基金”在协助大陆地区人民出版学术著作,于是在去年(2002年)3月把书稿寄去,希望能够得到出版。除了《资本异论》之外,书稿中还收入了笔者在《资本异论》完成前后撰写的主要文章。去年10月,中华发展基金来函通知决定资助出版《资本异论》,笔者在此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大陆《人民日报》主管的《国际金融报》在去年7月至9月分十期连载了《资本异论》的摘要。这也许是《资本异论》在大陆地区正式出版发行的纸质媒介上的第一次露面。但由于“资本异论”四个字被认为太过刺眼,从第二期开始,改用第一期的分标题“商品交换的秘密”作为总标题。

  从笔者发表第一篇有关文章至《资本异论》的出版,正好十年。虽然谈不上“十年磨一剑”,但是我的心情仍然是非常复杂的。借此机会,笔者要向所有关心、帮助、支持过我的朋友,更要向所有批评和批判过《资本异论》及其它相关文章的朋友,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黄佶 2003年1月2日于上海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