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异论》写作说明:

为了解开多年的疑团

黄佶

  笔者思考政治经济学问题,是为了解开当年在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时没有解开的疑团,写作本书是为了把自己的思考结果奉献给其他有着同样疑团的人们。笔者希望本书能够有助于人们从不同以往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过去对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等经济学基本问题的认识。笔者无意、也无力建立一个既异于现代主流经济学、又异于马克思经济学的新的经济学体系。

  本书的内容是数年来陆续完成的,其中一部分已经在一些刊物和因特网上发表。读者各种反应都有:从最热情的赞扬鼓励到纯学术的肯定,从不屑一顾的冷嘲热讽到最无情的批判痛斥。

  赞扬和鼓励的话过去没有发布过,这次整理出来是为了引起出版社对本书的注意和兴趣;批评和批判使笔者受益非浅,如果没有这些批评和批判,自己的有些谬误可能至今还没有被发觉,有些问题也不会去思考。批评和批判几乎都发布在笔者在因特网上的论文集和讨论集站点里,有兴趣了解全貌的读者可以去访问。

  读者中也有不少人认为笔者的工作完全是多余的,因为现代主流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体系,来解释各种基本经济现象。

  对于已经接受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人来说,的确是这样。但是对于拒绝接受“西方经济学”的人来说,“西方经济学”的各种“庸俗”理论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马克思批得体无完肤了,在他们看来,那些解释完全是错误的,毫无意义。

  现代主流经济学和马克思经济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用一个体系的思想方法和语言体系去批判另一个体系,是缺乏说服力的。例如,现代主流经济学认为利润是资本这一生产要素的价格,但是马克思经济学认为这一解释只不过是对表面现象的简单描述而已,剩余价值理论的任务就是揭露这一表面现象下面的罪恶本质。

  因此,要判断一个理论体系是否存在问题,必须使用这个理论体系本身的语言系统去进行分析。笔者认为,本书的意义在于:

  1,用劳动价值论的语言体系,论证了劳动价值论的缺陷;

  2,指出马克思在建立剩余价值理论的推论过程中存在逻辑性的错误,因此剩余价值理论不能成立,虽然剥削雇工可以增加利润,但剥削雇工不是获取利润的唯一手段;

  3,使用劳动价值论的语言体系,论证了资本存在非剥削性的利润来源。

  本书使用的分析方法,仍然是传统的逻辑推理的方法,这一方面是因为分析对象本身采用的主要是逻辑推理方法;另一方面是因为笔者受过多年政治经济学教育,难免受其影响。尽管实证分析更加接近客观实际,但实证资料往往混杂了很多干扰因素,掩盖了很多本质性的东西,所以,在研究经济学基本问题时,传统的逻辑推理方法仍然可以作为一种基本工具。

  现代主流经济学有很多值得中国人学习、借鉴和采纳的地方。但是它和中国的主流经济学——马克思经济学——在一些基本问题上存在根本性的分歧,因此它在中国的推广和应用难免会受到影响。笔者相信本书在融合这些分歧方面多少能够有点贡献。

  本书的书名《资本异论》可能不够准确,因为所谓“异论”仅涉及《资本论》的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部分,而不是《资本论》全书。笔者曾经考虑过的书名有《新世纪前夜的反思》、《资本无辜》、《资本疑论》等等,似乎都不理想,因此希望读者能有新的建议,或者给予启发,以便在正式出版时改过来。

  马克思在19世纪的资本主义英国写了批判资本主义的《资本论》,《资本异论》则写于20世纪的社会主义中国。因为无产阶级的胸怀要比资产阶级宽阔得多,所以本书肯定能够在中国大陆顺利地出版发行。笔者希望有出版社对这本小书(约八万字)感兴趣。

  尽管“新千年”之类概念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它仍然被人们寄托了厚厚的希望。笔者也无法免俗,愿以本书作为献给祖国母亲的新千年礼物,祝愿她在新的千年里,健康而快乐。

1999年12月30日于上海

返回目录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

黄佶 著


2000-1-3